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集团要闻
党群工作
媒体报道
内部新闻
领导批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媒体报道
将在十国推出的图画书,它有着怎样的出版故事
发布时间:2017-09-05

  2016年7月5日,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与澳大利亚新前沿出版社签署完所有的收购文件,正式成为新前沿出版社的全资母公司。从那一天起,浙少社将一只脚扎实地踩进了国际出版市场。

  彼时,在亲眼见证双方签字的现场,作为一名浙少人,作为参与收购前期准备工作的一名工作人员,我心中充满了自豪与喜悦。这是中国专业少儿出版社第一次以全资收购的方式,将海外的出版社揽入旗下。这一次“走出去”的探索,我们的步子迈得挺大。

  然而,作为一名即将对接两社具体出版业务的编辑,当时我的心中也充满了忐忑。毕竟,中西方文化存在巨大差异,而“文化”又恰恰是出版业最核心的内容。“走出去”的步子光是大还不够,还得走得稳。

  从萌发收购想法初期,浙少社就深知,由于文化的差异性,中国的出版要想在国际市场站稳脚跟,必须坚持“本土化”策略,实现出版机构的本土化、出版内容的本土化、出版专业人员的本土化,这样才能制作出符合国外读者阅读习惯和消费习惯的图书。但这样的策略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放弃了传播中国文化、唱响中国声音的机会,而是探寻一条合适的路子,去创造一种拥有鲜明中国特色本土化表达。

  万事开头难,我们就先从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入手。于是我们收购后合作的第一个项目,就选择了我们双方擅长的出版内容——少儿绘本,并且以双方都有丰富经验的版权贸易形式开展,由浙少社往新前沿输出选题。

  浙少社通过多年的积累,拥有着丰富的少儿图书出版资源。但怎样从这庞大的资源库中,选出真正受到澳大利亚小读者欢迎的图书?第一次选题策划并非易事。我把选品的权利全权交给了新前沿出版社的总编辑索菲亚女士,我只是整理出大量的备选图书,将故事说给她听,将绘本的插画让她过目。索菲亚女士在澳大利亚出版界从事出版业务多年,对绘本有着独特的鉴赏力。在我们反复沟通、多次挑选选题后,澳大利亚市场想要的是怎样的绘本,我已经大致勾画出了较为清晰的标准:一、绘本的故事需要契合澳大利亚文化,让小朋友感兴趣、能读懂。二、绘本的画风要迎合西方人,特别是西方孩子的审美口味。

  遵循这样的筛选标准,千挑万选之后,绘本《我爱你》跳入了我的视野。首先,这本绘本在内容上具有明显的优势。这本书的作者——童话作家萧袤,曾获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丰子恺图画书奖,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单纯却又富含深意、爱意的故事:调皮、可爱的小獾从幼儿园里学会了说“我爱你”,从此它像一个爱的小精灵,絮絮叨叨地不断重复着“我爱你……我爱你……”无论对方是人还是物,是否给予他同样的回应。绘本最后,当小獾的爸爸妈妈受到小獾的感染,一起说出那句:“我们爱你,宝贝。”所有读者都会心头一暖。

  “我爱你”是一种世界的语言,在全世界都有共通性。这样的一本绘本,能向世界传递创造温馨的爱与感动。很显然,这是一个同样适合西方读者口味的好故事。幸运的是,作为一本绘本,它的绘画也符合西方的审美眼光。这本书的绘者唐筠是新锐插画家、装帧设计师,她在这本书里的绘画采用了手绘的形式,色彩明亮温暖,并结合现代元素,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总编辑索菲亚非常喜爱这本图书,决定将其作为新前沿引进浙少社图书的“第一案”,并亲自参与了澳大利亚版《我爱你》的编辑。在编辑过程中,我们在原有绘本的基础上,展开了大胆的全新探索。我们认为“我爱你”是世界的语言,所以我们萌生了一种想法,为什么不将更多的语种融入这一绘本中呢?于是,我们选择了六种常用语种——英语、中文、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用六国语言交替陈述绘本中出现的几十次“我爱你”。这样一来,作为一本面向国际市场的图书,更容易吸引各国读者的注意,又同时赋予了此书新的语言教育的功能。一些细节也随之调整,比如,原有图画上出现的“我爱你”中文字样,我们请画家重新改画成为不同语种的“我爱你”。

  不出我们所料,这一调整收获了不错的效果。图书编辑完成之后,每当我们把这本融入了六种语言“我爱你”的绘本带去国际各大书展参展时,总能引起不少的关注。现在,《我爱你》已经在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俄罗斯和马来西亚五个国家出版,即将在法国、德国、西班牙、印度尼西亚和文莱出版。另外,《我爱你》的特别定制版,今年将在荷兰、比利时、法国、卢森堡、英国、德国、奥地利和瑞士八国同时上市。

  在和对方共同编辑的过程中,我深深地体会到了新前沿童书编辑们的用心、细心。这样一本字数并不太多的绘本,在中方编辑翻译之后,对方编辑又在文字上进行了多次润色,并与我多次商量,在不违背原故事的前提下,根据国外读者的阅读习惯在内容表达上作出调整。有一个小小的细节让我记忆犹新,中文版的《我爱你》中,长颈鹿老师在给小獾上课时,在黑板上写下了“我爱你”三个字。索菲亚在编辑的时候,发给我一封长长的邮件,希望可以把图中的黑板改为白板。她在邮件中说明了在澳大利亚,现在的教室里不太使用黑板,使用的都是白板,可以在上面写字或投影。她还发来了一些白板的照片供我们参考,希望我们可以说服绘者唐筠重新调整那一页图画。唐筠在听过我们仔细的解释之后,很配合地在半天内就完成了图画的修改,所以,在澳大利亚版本的《我爱你》中,长颈鹿老师的那块黑板就成了一块白板。通过细磨这样诸如此类的一个个小细节,我们的编辑团队把《我爱你》制作成为了真正适合澳大利亚市场、适合英语图书市场的一本优秀读物。

  有人说,小獾在《我爱你》中说了三四十遍“我爱你”,生命就需要这样的执着。我想说,作为一个图书编辑,我们也得有这样的“执着”,才能将书中的爱与感动传给世界,才能将中国的文化传给世界。

作者:中华读书报
【浏览次数( 209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