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集团邮箱
 
集团要闻
党群工作
媒体报道
内部新闻
领导批示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动态 > 媒体报道
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拓展非洲南美图书市场——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副总裁朱勇良详解集团国际化战略
发布时间:2017-04-19

【百道编按】“全球出版企业五十强排名”自2007年以来,在全球书业圈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2016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首次入选“全球出版企业五十强”,位列第十八位。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十三五”关于“走出去”的规划中,明确提出了“一带一路和非洲南美战略”。在百道网专访集团副总裁朱勇良时,他说:“我们的‘走出去’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既要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大方向,同时又能够借助自身所具有的优势和资源做出一定的特点来。”

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副总裁 朱勇良

“全球出版企业五十强排名”自2007年以来,在全球书业圈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成为书业界评判出版公司实力的一个风向标。中国近年来有几家重要的出版集团进入五十强,为中国出版界在国际舞台上以高规格的方式露面提供了非常好的接入作用。2016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首次入选“全球出版企业五十强”,位列第十八位,既是对多年来该集团坚持做强主业的理念和实践的肯定,同时也标志着浙江出版联合集团的国际影响力迈上新台阶。

近年来,浙江出版联合集团逐步丰富出版“走出去”的层次和形式,通过出版发行机构本土化提高效率。在集团“十三五”关于“走出去”的规划中,明确提出了“一带一路和非洲南美战略”。在百道网专访集团副总裁朱勇良时,他说:“作为地方出版集团,与其他机构相比所拥有的资源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的‘走出去’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既要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大方向,同时又能够借助自身所具有的优势和资源做出一定的特点来。”

他坦言,当前集团的国际化水平还不够,和真正国际性的国外出版公司相比尚有很大的差距,未来将继续拓展企业的生存发展空间,寻找更多市场机会,向国际化出版集团迈进。集团高度重视人才强企,增加对人才队伍建设的关注度和投入力度,并将其作为挺拔主业和出版“走出去”的战略支撑点。

专注于出版主业,已从理念变成成果

百道网:为什么浙江出版集团能被国际评选机构认可并取得好成绩?这与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一直以来坚持挺拔主业的核心发展思想有必然联系吗?

朱勇良:全球出版企业五十强的入选标准更关注企业在主业上的发展,2016年我们能够入选并排名前列,得益于2008年童健总裁领导集团后坚持的一种经营理念——坚持做强出版主业,这是对我们努力到这个阶段的一种肯定和回报。从出版的规模和效益来讲,国内有不少同类的出版集团,但专注于主业,坚定不移地坚持做强出版主业的经营理念,是我们有别于其他出版集团的特点。

到目前为止,挺拔主业已经不只是我们的经营理念,实际上从2008年到2016年,八个年头走过来,俨然已经变成我们坚持这种理念的实践结果了。2016年,整个集团的营收和利润中,主业营收占将近70%,利润占近80%。我认为这个实践结果与国有文化企业或出版企业本来的价值追求是一致的,我们本应该这样去做。论规模效益,与其他行业相比出版是相对比较小的行业,我们的价值追求应是传承文明,记录历史,承担更多的文化责任,回归到出版企业应该有的价值追求当中去。

不过,从经营的角度,我们认为出版企业在主业经营上只要认真去做,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尽管这些年,传统出版受到了互联网、数字技术的影响,但出版业,无论是传统出版还是新兴出版和传统出版的融合,都仍然有很大的发掘空间。我想集团专注企业、挺拔主业的坚持与国际第三方机构的理念是不谋而合的。

一带一路和非洲南美战略

百道网: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在 “走出去”的战略布局重点中,除了“一带一路”以外,为什么还会提出非洲南美战略?进入这两个地区,集团的战略和战术是怎样的?

朱勇良:履行一个企业的文化责任,除了坚守主业外,还有一点就是“走出去”,通过我们的努力把更多的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范围,在集团的整体工作中,“走出去”和挺拔主业同样重要。真正布局“走出去”工作是从2009年开始,这么多年过去,也形成了有一定特点的“走出去”格局。但在出版“走出去”方面,我们和国内的一些大型出版集团、出版机构,或者其他的文化机构应该要有所差异,毕竟我们作为地方出版集团,与其他机构相比所拥有的资源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的“走出去”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既要符合国家发展战略的大方向,同时又能够借助自身所具有的优势和资源做出一定的特点来,在整个国家的文化“走出去”当中,扮演好我们应该扮演的角色。

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做非洲市场起源于2009年,浙江的援外医疗队和援外农业专家到非洲,他们主要关注两点——医疗卫生和农业,所以当时我们的出版“走出去”工作就和援外工作相结合。出版若想“走出去”,首先要知道目标市场需要什么,再看自己有什么资源,然后将两者进行有效嫁接。随着对非出版合作工作的不断推进,我们越来越感觉到,这既符合我们自身的资源禀赋,又有外面的市场需求,同时又符合国家对非洲的外交战略,这进一步坚定我们把对非出版合作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来对待。

在出版合作过程当中,我们发现除了农业和医疗,还可以做其他方面,比如非洲文化史研究、教材等,浙江教育出版社的教材走进非洲,开创教材门类的“走出去”。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访问坦桑尼亚时,提到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当地的热播,当时我们同步推出了斯瓦希里语版的图书,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呼应。我们在非洲的“走出去”起步最早,已经形成一定的品牌影响力和规模,而且一直在丰富和深化合作内容,未来我们希望在非洲建立相应的机构,真正把出版合作由点到面,覆盖全非洲,进而形成一个新的市场。

南美是我们即将要起步去发展的新区域,我们希望南美能和非洲一样,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板块。南美的很多国家以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为官方语言,而西语是全世界使用最广的语种之一,所以我们想通过南美来拓展西语市场。我们曾经和西班牙语的一些出版机构合作过,在阿根廷合作过一个叫“美食中国”的项目,很受市场欢迎。无论发行合作,还是出版合作,相较于欧美国家,阿根廷、巴西这些国家会更容易开发。因此,除了一些发达国家的主流市场以外,我们可能更关注“一带一路”周边国家,以及非洲和南美等。

国际化与在地化

百道网:浙江人做事一向以稳健为重。在“走出去”的非洲实践中,你们的做法也应证了人们的印象。您认为,从“走出去”到走出去真正发挥效应,有哪些关键因素?和国际同行相比,落差在哪里?

朱勇良:出版和发行机构本土化也是扩大和增强“走出去”效应的关键,对今后中国图书和文化产品走向全球非常有帮助。近年来,我们在海外陆续设立了一些支点。集团在东京设立了全资的东京分社,建立了大樟树出版社,2016年正式运行,根据中日交流和日本市场的需求,来组织国内的书籍,把一些优秀的中国图书的版权输出到日本去。去年集团所属的浙江少儿出版社完成了收购澳大利亚新前沿出版社的所有交接手续。被收购的新前沿出版社两个创始人之一是英国人,她现在回到伦敦,所以在澳大利亚团队正常运营以后,浙少社今年启动了伦敦分社的建设。去年7月,集团在俄罗斯莫斯科开出了第一家中文书店——博库尚斯书店。这样对于欧洲市场,我们在巴黎、伦敦以及莫斯科都设有出版和发行机构。

在“走出去”工作当中,通过了解当地的需求来策划选题,针对性可能会更强,也会收到更多实效。现在作为“走出去”的重点,集团的出版发行机构本土化建设已经初具雏形,这是提升集团“走出去”效应的关键举措。所以“十三五”期间,我们可能会加大这方面的投入。

尽管做了不少工作,作了一些略布局,坦率讲,我们和真正意义上的国际知名出版企业相比还有很大差距。首先,从全球角度进行市场布局,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市场,我们做得远远不够;其次,在营收和效益结构上,目前集团的营收和利润的贡献度也是有差距的;再次,新型出版方式“走出去”需要继续探索,新的传播手段和传播的载体为“走出去”的市场提供更多可能性。“走出去”不仅仅是一个满足中国文化“走出去”需求的工作任务,更多地还将帮助我们拓展生存和发展空间,这是成为一个国际化出版集团的必经之路。我们也会考虑与国际知名出版机构合作,形成一个更好的“走出去”效应。因此,下一步任务是要提升“走出去”的层次,提高“走出去”的实效。

在合作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今后会对合作内容和合作形式进行提升,从基本的出版合作,扩展到版权输出、实物图书出口等各种形式。比如教育出版方面,目前“走出去”的教材基本分为两类:一是受历史影响比较少的自然科学类,二是汉语教材。但除了出版物,教育资源还可以转化成平台,我们考虑和美国的线上企业合作,联合做一个线上学汉语的系统,开发出更大的市场。有国内优质的教育资源做基础,同时非洲、东南亚或其他国家也有这方面的市场需求,所以完全可以把教育出版作为海外市场的拓展物。

集团设专项资金支持“走出去”

百道网:现阶段,中央领导和中宣部对出版“走出去”给予越来越多的关注和重视,浙江出版集团在支持“走出去”方面有哪些最新的具体举措?

朱勇良:2016年底,集团首次召开了“走出去”会议,决定每年出资500万建立一个“走出去”专项基金,用于对各个出版单位“走出去”的支持,这是一项比较重要的战略性举措。集团现在的扶持体系基本上围绕几大块:传统出版1000万,融合发展1000万,“走出去”500万,人才建设500万。

基金有对应的管理办法,明确提出扶持方向,总的机制是各单位根据扶持办法来申报,然后由评审委员会确定要扶持的项目。对于项目的选择,第一,与国家出版基金配套使用,例如一些已经进入国家扶持的项目,虽然拿到国家出版基金,但不足以覆盖出版费用,再配合以专项基金来鼓励出版社的积极性。第二,与我们的优势板块相吻合,即集团倡导的重点区域。第三,扶持一些有新意、有价值的项目,比如和境外的优秀出版机构合作推出高水平的科技类、学术类期刊,鉴于我国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学术期刊并不多,所以在这方面会是一次突破性的尝试。

专项基金一方面可以缓解考核压力,避免编辑因为考虑到收益问题而懈怠的情况,另一方面,希望在选题和合作方向上起一个引导作用,从而加快我们想要倡导的这些出版领域、出版地区的合作成果的显现,使优势板块做得更好。

引进、培养和激励,建设人才队伍

百道网:回到企业建设本身,人才储备可以说是企业能够长远发展的根本,浙江出版集团在人力资源方面有哪些具体规划?

朱勇良:出版企业是个轻资产企业,人才队伍建设对企业发展至关重要。去年集团首次召开了人才工作会议,进一步强化人才强企的发展理念,这是集团在过去的一年中对人才工作形成的一个新认识。

人才强企,人才从何而来?人才从两个方面来:

一是引进,以开放的姿态引进各地的精英。近年来,我们从业内外引入了一些人才,这当然得益于杭州这几年的发展,得益于G20以后的大环境,为引进人才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对我们出版企业引进人才来说,也是生逢其时。在人才引进上我们已经有了较好的实践,比如引进了一位曾在日本留学的博士负责东京分社的工作,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的设立和莫言作品的全版权签约则要归功于该社引进了分社社长曹元勇,该社还通过引进高水平的编校人才,使得编校质量有了进一步的保障。正是因为对人才的认识上了一个新台阶,所以推出的举措也上了新台阶。

二是培养,加大力度自己培养。500万人才建设基金的设立,一方面用于人才引进,允许高素质人才随行就市,薪酬不同于体制内。另一方面则用于人才培养,为此我们建立成体系的培训规划,加大在职培训力度。

去年,集团和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联合举办了一个英国高端出版培训班,收获不小。同时针对不同层次的人员开展丰富多样的培训,有经营管理培训、财务培训、出版业务培训等等。去年的亮点是我们把企业文化建设和人才队伍建设有机结合起来,由工会组织开展技能大赛,原来出版行业的技能大赛范围很窄,只有印刷,现在我们细分为印刷、发行、物资供应、编校、财务管理共五大类,贯穿全年。通过丰富的形式倡导员工提升素养,强化工匠精神,打造学习型企业。

除此之外,企业还要善于激励褒奖。前几年推出首席编辑、青年领军人才,让他们感觉到自己的价值,有更多成就感。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应创造各种条件促进后备干部建设,为优秀人才提供更好的机会。同时采取激励措施,比如在分配制度的改革当中向他们倾斜。

人才队伍建设是一个系统,是一项长效的工作,只有坚持做下去,才会夯实人才队伍基础,否则将面临人才流失的困境。总而言之,人才队伍是做强主业和出版“走出去”的一个重要支撑。

(本文编辑:吴妮)


作者:令嘉,李昕宇 百道网
【浏览次数( 125 )】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